协会热线:010-66094172(周一至周五 9:00-17:00)
中国茶叶流通协会
您的位置:协会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湖北茶企“破局”

时间: 2020-11-12 13:4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 作者: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湖北茶企存在已久的问题暴露无遗。

  “年初突然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湖北早春茶叶产销带来严重影响,春茶开园采摘期、茶叶销售高峰期与疫情防控期叠加,鲜叶收购价低迷。

  进入6月份后,‘超长待机’的梅雨季和连续多轮强降雨,又给茶叶种植带来二次冲击。”10月28日,湖北省利川市飞强茶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卓万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疫情期间,公司的传统业务礼品类产品,总体下滑了近30%,特别是武汉更下滑了近50%。

  疫情对国内茶叶企业均有不同程度的影响,根据此前公布的半年报,全国17家茶企营收同比减少接近一成,其中仅一家企业半年收入过亿。

  好消息是疫情过后情况得到很大改变。“自全面复产复工以来,通过直播带货、政府牵头的各项茶叶博览会,总体情况处于快速回暖的区间内。”卓万凯如是表示。

  根据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一级巡视员陈晓燕在本年度中茶生态特选茶新品发布会透露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恩施州全州实现茶叶销售收入74.5亿元,同比增长5.8%。

  但深层次问题依然存在。

  比如如何探索更适应网络时代销售的渠道和方式;如何实现标准化、规模化,找到适合现代企业发展的商业模式摆在茶企面前,迫切需要解决。

  01

  疫后转机

  湖北历史以来就是产茶大省,近年来,以“一红一绿”——“恩施玉露”和“利川红”等为代表的湖北茶品牌形象建设取得重大进展。

  2019年,湖北省茶园面积、茶叶总产量、茶叶出口货值,均居全国第四位,总产值居全国第五位,茶叶综合产值则突破了600亿元,湖北茶叶具有极好的发展基础和条件。

  同时,湖北也是世界公认的优良茶树生长黄金地带,坐拥鄂东大别山、鄂西武陵山及宜昌三峡、鄂西北秦巴山、鄂南幕阜山、鄂中大洪山等五大优势茶区。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受人员流动和交通管制影响,今年茶商无法正常往来湖北收购茶叶,而茶楼、酒店、贸易市场等传统消费渠道也处于疫情管控状态,茶叶消费能力大幅下降。

  同时茶叶外销也受到了极大影响,疫情期间部分国家对来自中国的货物、进出境及人员都施加更为严格的检验、检疫措施,受此影响,湖北省大部分企业无法履约或按时交货,外贸订单大量取消。

  根据《湖北省茶叶产销情况报告》的调查显示,春茶产销期间,茶企一方面需要大量现金来收购鲜叶、支付员工工资、运营管理等费用;

  一方面还要增加防疫物品的投入,物流成本也有明显的增加。

  而银行和金融机构为防范金融风险,目前大多不发放贷款或限额到款,导致部分茶企面临资金周转困难、融资难的困境。

  初步统计,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湖北省茶产业直接经济损失达8.38亿元。

  02

  疫情也孕育着转机

  在市场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通过“线上带货‘引导’线下靶向‘对接’”,湖北茶叶等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特色农产品销量甚至超过常年。

  卓万凯对此感受颇深:“截至今年8月底,公司销售收入相比2019年增长了9%。销售收入能够有一些增长,主要靠消费扶贫和直播带货。到8月底,公司电商平台的销售(不含832平台)突破600万元,而去年全年只有50万元。”

  另一方面,在全面复产复工后,湖北省政府也努力通过组织多项茶叶博览会来促进销量。

  此前,第21届武汉茶业博览交易会于9月中旬举行,在春、秋两季新茶齐聚的情况下,湖北的绿茶、红茶和白茶受茶友追捧,尤其是性价比高的“大众口粮”绿茶则被抢购。

  2020“一带一路一茶”赤壁青砖茶产业发展大会也将于今年12月10日至11日在湖北赤壁举办。

  03

  如何破局

  一直以来,未找到合理稳定的商业模式是茶企规模化的最大难题。

  与我国茶类俱全、历史悠久的盛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港股市场上有三家茶叶上市公司——天福(06868.HK)、龙润茶(02898.HK)和坪山茶业(现名为区块链集团,00364.HK)。

  而在A股市场,目前还没有一家茶叶(传统原叶茶)上市公司。

  截至目前全国已经公布半年报的17家茶企总营收为13.15亿,同比减少1.58亿元,仅一家营收过亿。

  湖北茶企中,美灵宝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7,255,207.82元,同比增长15.9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44,427.08元,同比下滑65.16%。

  湖北茶叶资源丰富,大规模茶企同样寥寥无几。

  浙江大学CARD中国农业品牌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茶叶企业产品品牌价值评估报告》中,湖北仅5家茶企上榜。

  业内专家指出,湖北茶叶资源丰富,却一直难以形成行业规模和效应,茶叶行业品牌影响力和集中度均十分低,茶叶综合效益不高仍是湖北茶产业发展痛点。

  传统的生产加工模式,限制了茶企的生产能力,也产生了大量的中小茶企。

  另一方面,中国茶叶属于地域性很强的产品,一直存在专精和广博之间的矛盾,一般而言,茶企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区域内的名优茶,但名优茶往往只在一个很小的地域范围内生产,产能受到很大的限制,这是投入资金也很难解决的问题,也就限制了湖北的茶企的发展规模。

  湖北省知名茶叶例如恩施玉露、采花毛尖、利川红大多聚焦于绿茶或红茶等一个细分品类,整体收入规模偏小。

  对此,卓万凯认为:“湖北大规模茶企较少,主要是对龙头企业的培育不够。企业的品牌影响力弱,渠道少,要想销售收入上规模是不可能的。”

  实际上,不少茶企已经在积极探索更多的销售渠道、销售方式来减少疫情带来的影响。经历了疫情的洗礼,卓万凯也意识到了品牌力量的重要性,“‘双品(品质、品牌)网购节’之所以能选中‘星斗山·利川红’,除了疫后重振助力湖北的政策因素外,品牌的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对于企业未来的发展,我们也有一个宏伟目标,就是到2027年,成为中国红茶第一品牌。”10月上旬,卓万凯破天荒地在北京地铁1、2、6、10等多条日乘客量超百万人次的线路上,投放了50辆总价值超千万元的车门广告。

  国内茶产业一直被诟病的是有品类而无品牌,茶叶产业依然还停留在手工化、非标产品的农产品阶段。

  而随着传统的消费观念的改变,中国茶叶行业也正在迎来新一轮品牌化发展的机遇。

  行业中也有越来越多的新老茶叶品牌,如小罐茶、八马茶叶等,都在尝试改变国内茶叶行业有品类无品牌的现状,也希望他们能给国内模式落后的茶叶行业带来一些新的改变。

  “龙头企业最希望支持的是品牌和渠道建设。”卓万凯说。对于湖北茶企未来的发展,卓万凯建议称:“我们一直在呼吁成立茶产业发展专项基金,以投权投资的方式定向支持龙头企,财政资金的支持重点也要从生产端向消费端转移,突出品牌和渠道建设。”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